曾经一起跑新闻的哥们儿 如何成为创业合伙人?提供乐橙国际,鸿运国际官网等产品欢迎广大商家洽谈业务合作

鸿运国际官网

曾经一起跑新闻的哥们儿 如何成为创业合伙人?


来源:乐橙国际 | 时间:2018-12-29

  两个都对商业、体育感兴趣的前记者,在跑一个选题时认识,后来一拍即合,创业做起了国内首个体育产业平台“懒熊体育”。

  传媒狐见到两位创始人时,他们正忙得昏天黑地,为懒熊体育明年1月11日在上海举办的体育产业嘉年华活动“赶路的人”做各方面的准备。

  大多数创业者都陷在不断找钱、赚钱的压下之下,但形象笨重的懒熊却走得很稳当。2014年3月18日,“懒熊体育”微信号发出第一篇文章;2015年6月,懒熊拿到联科创盈200万元的天使投资;7月,韩牧和黎双富先后离职,全心全意打造懒熊体育;2016年3月,懒熊体育又获华人文化产业基金领投、九合创投跟投的1200万元Pre-A轮融资;9月,懒熊体育完成A轮4200万融资,华人文化继续领投,熠帆资本、娱乐工场、贵格基金跟投。

  显然这是冰山一角,私底下的压力唯有当事人最能体会。但两位创始人,都曾是以压力著称的传媒业中的翘楚,抗压能力也不容小觑。

  “当时实习工资是一个月1000块,需要在前台每天签到才能领到。有时候真想不要了。”韩牧笑说。

  也许是媒体史上创了“高龄”纪录的实习生,但他进步飞快,接连采访到多位重要商业人物,并为杂志撰写封面。他很快脱掉了实习生的帽子,成为正式记者,后来升为主笔,还拿到杂志社“年度优秀记者”。

  黎双富曾经是新浪驻NBA记者,圈内人称“富哥”,连续多年在前线采访,是中国唯一全程见证热火三巨头从组建、磨合到两连冠的中国记者,也是首个跟队进白宫采访的中国NBA记者。驻美期间,除了赛事本身的报道,他还经常采访联盟和球队的高管,了解背后的商业运作。

  相较而言,采访写作是单人单线作战,而创业则是千头万绪。两位记者出身的合伙人面对的是新领域的探索、彼此之间和团队之间的磨合碰撞。

  韩牧:因为做财经记者比较有趣,能接触到许多商业人物。其实我从很早开始就考虑往财经方面转型了。中国商业媒体的历史其实不长,读者阅读习惯发生了改变,经济也发生了转型。相比之下,美国大多数商业媒体的变化不大,基本能保证高水平的产出。国内的人才流失太快,商业记者如果没有多年的积累,是不会有商业逻辑的。而现在的商业记者都太年轻了。

  韩牧:我在《财经天下》时就做了懒熊体育的微信公众账号。那时我发现,国内的新媒体没有涉及到商业体育这一领域,几乎所有的体育新闻都是报道竞技体育。

  举个更实际的例子,比如大多数国内媒体报道了一个体育合同,介绍某个球星拿了多少钱。我们会关注这个球星是怎么拿到投资的,为什么能拿到投资,某场赛事门票收入是多少?赛事如何办的,招了多少赞助商。背后的运营模式是怎样的——背后有哪些推广方,赞助商和合作方。即使有这方面的资讯,也很零散,没有系统。如果不从商业的角度解读一个事情,是说不通的。只有将体育和商业结合起来才能深入。懒熊体育就是找到了这个空白点。而且我自己本身也喜欢体育,关注运动品牌,关注他们的财报和商业方面的内容。

  黎双富:我本身是体育记者,经历比较单一,因为我的目标很明确,就是想做体育记者。读中学时就想做NBA的采访,但是只报道纯粹的体育新闻,就会陷入机械地重复,必须去接触高管,了解背后的运营。我本身也对此很感兴趣。我在美国呆了5年,明白了不从商业角度考察的话,就不会读懂球星球队的决定。找到这样一个角度后我就豁然开朗了。

  我和韩牧是2012年通过跑选题结识的,他提出做体育商业媒体,我感同身受。在美国,体育垂直媒体在业内的口碑和地位很好,专注做体育商业在国内是个机会。于是我们便开始探索,我们的内容通过朋友圈的传播,迅速吸引了一部分高管。他们对我们写的内容感兴趣,主动找到我们,说我们写的东西很有价值。我们从商业角度解读体育界的人和事,目标用户是体育商业的高管和精英。

  做了懒熊体育账号之后,更是吸引了大咖们的关注。姚明、耐克阿迪的体育品牌的高管对我们都很关注。

  最开始每天都是独家采访。我们的采访偏高端。乐视体育的人事变动、腾讯体育5亿NBA。都是我们先爆出来的。

  我们没有刻意去关注粉丝数量。其实一篇好的文章,即使粉丝只有1、2千人,但自传播形成的效果还是很大的。那时的微信内容不像现在这么多元化,如果做了别人没做过的内容,读者会觉得很新奇,分享意识也特别强。现在模仿我们的公众号有很多,削弱了我们的优势。所以我们目前尝试做更深层次的调研,做我们自己的产品。订阅号不是我们唯一的端口,但订阅号还是一个很重要的窗口,早期给我们积累了很多用户,也提高了名气。

  韩牧:基于两点,一点就是业内比较专业的投资者,第二点就是投资方要热爱体育。另外我们现在主要做媒体,如果以后转型到基金,需要有精通商业运营的投资者,未来有可能成为我们合作伙伴。

  还有一个就是华人文化,起初他们对天使项目的兴趣不大。但考虑到想转型,想在产业布局,想占据入口。所以也向我们抛出了橄榄枝。最后我们选定的天使轮是联科创盈的 200 万元人民币。

  韩牧:当然会。刚开始员工紧缺,主要靠我们俩撰稿,出差路上写,上下班路上写,去争取接触更多的人。需要保证每日更新内容,总之有更多的内容压力。一旦冒头拿到了融资,便会有很多效仿者出现。这时的压力也会增大。

  还好我们的投资方不是很重视眼前利益,给了我们充足的时间。拿到融资后,是一个双向选择,基于相互的信任。他们对我们俩是比较认可的。更关注我们懒熊体育的内容,我们怎样梳理我们的品牌,怎样管理我们自己的团队。给的更多是建议,也是比较看好我们。我们一直在努力,不想辜负投资人。

  韩牧:投资方基本看创始人的团队建设情况、产品的方向性和前景。我们是开拓者的身份,需要具备革新精神。他们并没有过多干涉,只是在管理方面提出好的建议。我们询问的更多是管理方面的问题,如何激励员工,怎么管理团队,招聘方法等等。

  一开始招聘并不容易。大多数前同事认为体育是个特别垂直的领域。我们的第一批员工都来自我们的用户,他们有一种激情,很多都是从零开始培养,但后来发现,长期这样是行不通的。这样需要付出很大的时间成本。后来我们又招聘了一些媒体从业者。比如一些从《财经天下周刊》离职的人。这个人事变动的过程,需要付出很多精力。

  传统媒体人和新媒体人的平衡不能打破。传统媒体人大多缺少创新精神,对文字的迷恋度过高,而新媒体的目标是创造用户需要的,创造有价值的东西,提炼出干货,要以用户为大。做记者需要勤奋,需要不断地否定自己。所以现在很多年轻记者的实力不亚于资历深的记者,甚至有所超越。

  韩牧:目前还有5个。有一些不太适合我们这个平台。主要是能力的问题。他们不敢去突破自己。懒熊体育的企业文化是很笨重,但要踏实,一步一个脚印的努力。早期的员工普遍缺乏积极性,带慢其他节奏快的员工。而且对其他人员有影响。这样一个团队永远跑不快。

  韩牧:这是我们最开始的招聘标准。但我们是一个商业财经媒体,首先要懂商业,有商业逻辑,而现在我们更倾向于了解商业的人才。很多商业媒体记者不愿意涉足体育,逼着我们只能从懂体育的人开始培养。如果一个新员工具有商业知识,再去深入了解体育,相对会容易一些。

  韩牧:在培养员工的时候,培养他们写出更加精品化的选题。半年了,慢慢成熟。鼓励大家操作超出能力的选题,负责各自的项目。有困难的时候可以邀约专家,开小组会,全力推动项目向前走。公司会全力提供资源和方法。他们才是是这个项目的牵头人。公司会协助大家做各自的项目。传统媒体往往喜欢单边作战,这一方面我们做的比较开放,鼓励大家都去学习。

  韩牧:我们在融资方面一直比较顺利。华人文化很早就提出要给我们融资。大家都说去年年底是资本寒冬。我们没有经历资本寒冬。相对于一般创业团队,进展还是比较顺利的。

  我有个观点,融资顺利还基于我们始终领先产业,包括产业概念,产业动态,对于资本市场的一个判断。

  传媒狐:今年5月18日,你们办了首届体育产业跨界峰会。影响力不小,你们邀请了姚明、陈可辛等大咖。当时活动的创意过程是怎样的?

  韩牧:另外一个合伙人做过很多类似的活动。他是知名公关公司博雅公关的前员工,活动由他策划。这次活动非常增色,活动后,迅速做了A轮融资。几十家要投我们,最后由华人文化领投。很多大的机构也提出了融资的意愿。

  早期一般比较顺利。刚开始估值低,融资比较容易。估值变高后,B、C轮融资会比较谨慎,愈发困难。春雨医生都走到了D轮、F轮,公司规模大了融资的难度也会增大。

  韩牧:拿到A轮融资后,主要看盈利模式和商业模式的再造能力。一开始就没有打算从内容上赚钱,文中没有软广。内容是我们的一个入口或出口,为行业提供一些资源。

  我们主要在金融上发力。我们有一支基金,目前已经投了很多项目,基金负责人就是天使轮投资人。另外我们也在做FA业务,帮助创业者完成融资,我们从中间收取佣金。我们有一个独立的团队来负责这方面业务。另外开展企业服务,举办针对创业者和行业大佬的线下活动,比如在杭州,厦门,广州,深圳,哈尔滨等地的线下活动,媒体活动都有赞助和冠名。把每个地区的资源打通,对创业者的培训,针对CEO的培训。最近我们在和高校谈,在和某顶级高校合作,开设高管班。通过各种企业服务培训课程收费。

  懒熊体育现在的定位是一个商业体育媒体平台和产业服务平台。迎合创业者的需求,开设小班培训课程。感知创业者最大的需求是什么。我们做垂直领域,只做体育方面的创业培训。我们是一个细分领域的入口。

  韩牧:公司刚起步时,我们在招人方面遇到过困难。当时懒熊体育找了七八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,后来我才发现,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要来做商业体育的报道几乎是不现实的。从财经金融方面挖人,别人直接说不屑体育这个小坑,从体育媒体挖过来的人写的商业稿子又不堪入目。

  融资的过程也很焦灼。刚拿融资时,我们不知道能发展的如何?能否拿到第二轮融资。所以压力还是很大的。518活动前,压力非常大。没有和大家签合同,完全靠自己的品牌影响力,没有找公关公司,怎么接待怎么采访,如何让嘉宾愿意参加,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。嘉宾在没有出场费的情况下能否出席,我们也很焦虑。事情多的时候,也会睡在办公室。创业就是面对无数的问题,然后去解决这些问题。

  韩牧:拿518来说吧。当时确定有几位商业大佬要参加。包括万达、阿里、乐视、华人前期做准备工作时,光大片视频就花了十多万的预算。

  当然嘉宾们比较认可我们。从我们的平台收获了很多信息,我们确实给这些大佬们提供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。

  韩牧:我们俩都是80后,我们对90后没有太深的理解,辛苦带了半年,有些时候并不能达到我们的要求。付出了很多时间成本,却没有回报。认知不一样。他们生存压力小,抗压能力差。内容方面,我们花了很大的心血去给员工培训。

  每个阶段有不同的挑战。刚开始创业时,是员工招聘和人事变动的苦恼;随着公司发展,业务增多,对我们提出新的要求;再融资时,要求较高的格局。融资的时候也有。比如签协议时,涉及很多条款,牵扯到很多利益。投资方之间也有较量。融资过程是漫长的,需要顶住很大的压力。

  A轮融资7月份结束,但签协议是在9月。接下来我们的融资会暂停,安心做自己的产品。我们开始做商务,过去内容擅长,随着公司的发展,不能再迷恋内容,逼着我们去做其他的业务,比如培训,FA,商务。在这期间,我们摸索到了很多技巧。

  韩牧:对传统媒体人来说,融资和商务合作是新的内容,但这是一个新的挑战。需要不断学习。沟通技巧和谈判技巧都需要多学习。融资方需要回报。最开始公司规模小的时候,没有话语权。

  邀请嘉宾和做调查记者有相似之处。需要很强的沟通技巧,有种锲而不舍的精神。因为平台不错,能形成很好的宣传效应,商业人物也还挺愿意参加的。

  韩牧:劣势还是比较多的。思维固化。我的个人经历比较复杂,退过学,写过书,做过商业记者,后来转型创业,不算单纯的媒体人。经历过很多的压力和风浪,每次转型我都觉得是理所当然的,心态自然也会比较平静。找合伙人一起创业我30岁还在《财经天下》做实习记者。

  韩牧:我30岁从实习生做起,一个月才挣一千块钱。后来也做了很多重要的报道,包括潘石屹的封面报道、中国基督徒商人等,我喜欢做调查突破,喜欢做商业人物。这些商业精英们在后期的创业中也给我们提供了很多帮助。

  韩牧:当时是这样的,要做一个专题,是“办公楼下的趣商业”,所以我到建外SOHO街边所有的店去采访,采访了几十、上百家店。后来我们有一个比较资深的编辑跟我说,你们要是能采访到潘石屹就很牛逼了,他当时就给我们潘石屹公司的电话。但联系的时候那边却说“潘总没时间”,一下子就拒绝了。我觉得不能放弃,就给他们的公关每天凌晨2、3点发邮件,就说我最近在采访这些店铺,都反映是建外SOHO的物业有问题,不仅建外,现代城朝外SOHO都有这个问题,就是一直不停地刺激他。刺激到几天之后,这个公关就给我打电话了。这个人也是媒体出身,她说你真的很努力,真没见过你这么努力的。他后来就说给我安排一个群访,可以问两个问题。但我跟他说不行,让安排一个专访。这个专访就可以让我转正了!就可以改变我的命运!后来他真的给我安排了一次一个多小时的专访。我们才做成了潘石屹的封面报道。

  黎双富:我给他补充一点:他喜欢凌晨3、4点给大佬发私信。赶上哪个大佬一无聊,半夜刷微博可能就给他回了,因为那时候粉丝的“骚扰”相对较少,触达率更高。

  韩牧:我采访朱骏的时候他处在静默期,任何人的采访都不接受的。我就给他发短信,但是他说他在台湾,最近不方便说话。我就想了一个招,说我原来是上海申花的球迷,一直知道你是真正喜欢足球的,对上海申花投资很久,我还说我也喜欢魔术,我为了采访筹备了很久很久,如果你不接受我的采访就像你失去足球,失去魔术世界的心情一样。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?我就是给他发了一个长短信,希望他能感同身受。后来他回复了我,我就找了一个点采访到了他。其实我当时也有点逼他的意思,他让我和他的副总裁商量采访事宜,还没有定下来我就已经和我们的制作团队飞到上海了,到他们公司门口了。就是说你怎么也得见我一次。那次也是做了一个封面出来。

  传媒狐:这些采访经历对你们也是一种人脉的积累吧。后来在创业过程中有没有用到这时候积累的人脉呢?

  韩牧:当然会用到了,因为这些人都是在圈子里的,他们就知道你写的东西和别人是不一样的。我们写的多是故事和特稿,而这个行业以前多是体育赛事和竞技方面的报道。

  韩牧:当然有!做调查记者和突破记者都是非常难的,就是非常焦虑。这种人能够脱颖而出就是因为有强大的抗压能力。有抗压能力,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 这样的人就很少,在任何媒体也只有一两个。

  韩牧:我们商业媒体的从业经验太少,金融和商业的硬件知识不够硬,有很多新知识要学习,不如科班经济学出来的人。我们会和比我们公司做的好的CEO交谈,从他们的经历中吸取经验。

  这个学习过程让我们进步很快。有的时候他们给我讲公司投资从A轮到B轮到C轮的运作。我当时还不能理解,但也先记下来,等我们公司到一定规模就能理解了。一开始我特别反对的就是打卡,因为一开始管理特别好。但是公司人多之后我才了解管理的重要性。采取“打卡”这种现实的管理方式是为了降低管理成本。公司管理方式很多时候没有对错,只有在什么时候做什么是适合的。有很多类似这样的事情我需要慢慢理解。

  韩牧:当然会有,但是我们有一个原则。就是所有的妥协和意见都是为了公司的发展。不是说我觉得这样做好是因为我高兴。

  韩牧:有时会感冒生病,谈融资谈了几个月。结束后身体出现了状况。之前的弦儿绷的太紧,一旦完成是一种释放。

  黎双富:保持运动,调整作息。创业者的压力是很大,但也没有多严重。我们的先辈们,那些创业者,同样经历了大风大浪,温饱都难以解决,他们的抗压能力更大。现在的人心理素质差一些。对我们俩来说,身体的疲惫并不是太大的问题。主要还是要看自己的身体素质和心理状态。

  黎双富:这有时会考验你的沟通技巧了,给家人一个期待。让她们理解虽然现在会很辛苦,但是结果会更甜。

  韩牧:我父亲小时候外出做生意,很少时间陪我们,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物质条件。现在都提倡多陪陪家人,每个阶段对生活的舒服度要求不一样。不只是经济方面的要求,还要陪伴家人,维护家庭等等。

  黎双富:我算是被动创业吧,但是骨子里想做点儿东西,我的父辈没有经商的经验,但他们踏踏实实做事的传统影响了我。

  黎双富:一个称职的媒体人都有强烈的好奇心,想把所看到的世界分享给其他人。最先掌握动态,感知到创业的最新方向和趋势。另外,他们的资源是最强的。接触了很多人,也学会了创业的方法。

  劣势在于习惯于单边作战,缺少管理能力,怎么激励团队,如何分工,媒体人创业需要提升。另外,怎么找到非媒体人来协助,需要反复思考。

  我想找合作伙伴

相关www.77416.com

    无相关信息